金玉瑤第27-28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1

劇情吧 時間:2015-06-10 15:20:43

金玉瑤第27集劇情介紹

丁敏秋知道了林劍鋒的真實嘴臉

晚上丁敏秋一身夜行裝到任勤之的大福米店想找他問個究竟,想知道林劍鋒是不是如沈立懷疑的那樣是個姦佞小人。剛到門口就被守在門口的梁誠用槍頂住後腦,幾個守在此處的中統聽到動靜一擁而上。丁敏秋武藝操群,憑一人之力打倒眾人。張書恆此時正好趕到,丁敏秋怕他認出自己,不敢戀戰趕緊逃跑。張書恆緊追其後,一直追到沈宅。他不顧佣人們的勸阻直奔丁敏秋的卧室並撞開卧室的門沖了進去。丁敏秋一身睡衣的打扮,故作鎮定的斥責張書恆不該擅自衝進自己的卧室。沈立正好趕回來,對張書恆的行為也表示非常憤怒。丁敏秋知道這次中統是真的懷疑他們了。

丁敏秋又給何夫人送禮物,何夫人看丁敏秋對自己這麼好,於是提出要與她義結金蘭成為異姓姐妹。他們在沈宅辦了一個結義儀式,眾多好友一起到賀。張書恆一直密切關註丁敏秋、任老等人的一舉一動。眼見任老往丁敏秋卧室走去,張書恆趕緊跟了上去,再次衝進丁敏秋卧室。沈立藉此機會把張書恆拉到大廳,當著他的上司楊主任的面斥責張書恆三番五次擅自進丁敏秋卧室。楊主任不聽張書恆 的解釋,惱羞成怒地呵斥張書恆滾出沈宅。任老險些暴露。任老告訴沈立從他與林劍鋒見面後就接二連三地出現這種狀況。他開始懷疑這一切都與林劍鋒有關。丁敏秋不相信林劍鋒會是這種人,當晚就拿着夜行衣要去找他問個究竟。沈立怕她衝動做出什麼事,用手拷將兩個人的手拷在一起,防止她擅自離開。

張書恆為自己的行為約沈立到夜總會喝酒以示歉意。張書恆告訴沈立中統已查實任勤之是共產黨。沈立裝出大吃一驚的樣子,表現的驚恐萬分。張書恆告訴他,林劍鋒為了戴罪立功和中統聯手設計了任勤之,查出他就是共產黨代號月老的人。沈立把這一切告訴了丁敏秋,丁敏秋還是不願相信林劍鋒是這種人。

張書恆帶領一幫中統衝到林劍鋒住的旅館,安排人埋伏在周圍,然後在林劍鋒房間里守株待兔。張書恆告訴林劍鋒,他已經把林劍鋒設計任勤之並出賣他的消息放了出去,估計會有共產黨對付他這個小人。林劍鋒對張書恆把自己當成誘餌非常憤怒,撲上去要與張書恆拼命,張書恆像踢開一隻癩皮狗一樣厭惡地踢開了他。林劍鋒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絕望。

沈立通過與何軍長的接觸感到何軍長也已經開始懷疑他了,為了讓自己沒有後顧之憂和保護好自己的家人,沈立提議把孤兒院轉回老家重慶,因為那裡的氣候更好。沈父不知沈立的用意,很高興地帶丁敏秋的女兒等人準備回老家。

金玉瑤第28集劇情介紹

沈立向趙楚借通行證

形式越來越危急,任勤之和另一個共產黨人老譚現在躲在米店被中統的人牢牢監控,兩人現在危在旦夕。沈立絞盡腦汁想救他們脫險。丁敏秋突然想到一個辦法,之前聽到何太太曾說過柳思孝和趙楚兩人有一個全國通用的通行證,如果能拿到這兩個通行證一定可以脫身。

沈立心裡百轉千回後終於向趙楚開了借通行證的口。趙楚一口回絕。沈立情急之下,把之前兩人的定情之物鈴鐺交到趙楚手裡,哀求趙楚看在往日的情份幫幫他。趙楚晚上瞞着柳思孝偷偷地從家裡保險櫃里拿到通行證交給了沈立。沈立讓李萬設法把通行證交到任勤之手裡。李萬發動那幫小乞丐製造了一場混亂,任勤之和老譚順利離開到了另一個隱蔽據點。

張書恆得知被密切監視的人竟然在眼皮底下逃走,非常惱怒,大發雷霆。林劍鋒突然想到一個地點,他把張書恆等人帶到那裡,任勤之已經來不及逃走,只得和中統槍戰起來。老譚為掩護任勤之被擊斃,任勤之還是被張書恆抓住,他們還找到了兩張通行證。張書恆把任勤之帶到潤豐銀行樓下,又拿着喇叭喊話讓任勤之示眾,林劍鋒猥瑣地站地一旁。沈立和丁敏秋在樓上把這一切盡收眼底。張書恆藉口喝水把任勤之帶進潤豐銀行,當著沈立和丁敏秋的面折磨任勤之,想看看他們二人的反映。兩人極力地剋制自己的情緒。為了不讓沈立他們為難,任勤之突然撞倒張書恆從樓上的窗口跳了下去,當場斃命。沈立心如刀絞,臉上卻裝着不動聲色。丁敏秋怒視着林劍鋒,林劍鋒心虛地迴避着她的目光。

張書恆以沈立與任勤之交往過密懷疑他有共黨嫌疑,把他抓回去審問。他質問沈立為什麼任勤之會有柳思孝和趙楚的通行證,沈立裝着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。張書恆告訴他自己有辦法讓他開口。他派梁誠帶人到柳思孝家裡以他和趙楚有通共的嫌疑帶走了他們。

張書恆把抓了趙楚夫婦倆的消息告訴了沈立,他告訴沈立如果他不招供他就會去為難趙楚,沈立很糾結,怕他真為難趙楚;而另一邊張書恆又威脅、誘供趙楚,趙楚也咬緊牙關推說什麼也不知道。趙楚在張書恆的威脅下幾近崩潰之時,突然一幫當兵的帶槍闖進監獄,拿槍對準了張書恆。

本文系劇情吧原創,未經許可請勿轉載!轉載許可

热门剧情

Copyright © 备案号: